#
#
三湘綜治網 > 政法園地 > 文苑藝海 > 正文
趙家灣,一個充滿神奇美麗的村莊
發布時間:2018-10-25 10:43:19 編輯:陳義

在有零陵“小西藏”之稱的大慶坪鄉有一個神奇美麗的小山村。它海拔500米以上,四面環山,中間卻小河田疇,桑榆楊柳,紅芋飄香,白鷺低飛。它遠離零陵城區100多公里,這里曾經卻建有古軍事城堡,這里留下的清代民國古建筑精美絕倫。這個村的名字叫趙家灣,可村里卻清一色姓唐,沒有一戶趙姓。這個村究竟藏著怎樣的神奇?隱含著哪些不讓人知曉的秘密?筆者陪同大家一一同去揭開其神秘美麗的面紗,去探究這個村捂著的讓人不知道的玄乎和奧秘。

從大慶坪鄉政府所在地往西不過10華里就到了該鄉的新路上村,穿過新路上村西邊一片高低不平的田野,沿著青石板鋪就的曲曲古道,走過青山相對峙的狹谷,再上一個大坳,下一個山坡就到了趙家灣村。

趙家灣村這個被稱為“塞上江南”的小村莊,它周邊是“林壑幽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的山峰。山上白云繚繞,仙鶴不時從山頂掠過。山中古樹藤蘿,鳥啼猿鳴。山峰和山峰之間或是峽谷,或是凹口(當地人叫關口),這峽谷、關口是人們入村出村的通道要津,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可謂是“一夫擋關,萬夫莫開”。周邊山嶺如銅墻鐵壁,把個村莊圍得嚴嚴實實,整個村莊就是一個的天然城堡。

山峰下面是一塊平曠整齊的土地,土地上千畝良田、萬株桑榆,一條清澈的小河如一條玉帶把個村莊圍住,白鷺在石橋和老藤古樹間低飛,飄香的紅芋在微風中輕輕搖曳,雞犬在葡萄架下自由自在的來回。這里古樸而寧靜,自然而安祥。“黃花重垂,并怡然自樂”過去村民在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著世外桃源般的神仙生活。

趙家灣村雖名曰趙家灣,但這個300多戶的村莊卻沒有一戶姓趙,全清一色姓唐。其個中的緣由眾說紛紜。有人說,很久以前起初是趙姓人家避戰時亂逃避到這里,選中了這片奇山圣水,因村里趙姓故該村取名趙家灣,但后來很多從廣西的唐姓也發現了這片風水寶地一一遷徙過來,唐姓是大家就把趙姓趕走,獨霸了這個村莊,但名還依舊用的是舊名。也有人說,趙姓人家在這繁衍了幾代后,家里出了能人在外發了大財、做了大官就舉家遷到大城市里去了,把原趙家灣所有的土地和財產留給了跟其打工的唐姓人氏(也就是這個村的祖先)。唐姓人氏銘刻主人恩德,一直沿用趙家灣村名以示永久紀念。還有人傳說,這個村就一直沒有趙姓來住過,只因村里所建的宅場恰似一頂轎子,村里以轎子中的轎的讀音得名。

我不同意第一種說法。我所見的趙家灣村里的每一個人都是那樣誠信敦厚,彬彬有禮,多是詩禮之人,他們的祖先斷不會做出那種傷天害理之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個中的奇妙只有留給人們去思考、去玩味。

趙家灣村確是一塊山川形勝、物華天寶的風水寶地。這個村北門天狗把守,西門神犬福佑,再加上七星伴月星宿的庇佑,趙家灣村一直繁衍不衰。這個不到600人的小小村莊如今的老師、醫生和各種在外的工作人員不下100名,它也被稱為出人才的福地。

趙家灣村村莊就建立在土名廟山嶺的山峰下,前面是一條碧玉的江水,隔江是千畝良田。站在遠處眺望,江水把村莊劃開,村莊所在的位置恰似一個彎彎的月亮。與村莊隔江相望的那一邊有七個散落的圓圓小土丘,如七顆星星。東北方向排列著三個,成弓字形,其它四個緊鄰一起,與東北方向的三個恰到好處的形成S型緊緊圍繞著彎月。站到對面山上去看,這七星伴月的風景和天上星宿的布局沒什么差異。村子北段一彎水稻田邊,一尊石頭孤寂地獨立著,如一條天狗一直守住村子的北門。

“一宅二命三風水”,聽風水先生說,凡有“七星拱月”的村莊不出大貴就出大富,有時兩者皆有之。或許這是玄學,或許確有其中之道理。這個村在清朝和民國就出來了富甲一方的的唐太倍、唐敏春。其始建于1661年-1722年的清康熙年間,距今已有約340年的歷史的古民居建筑群落和城堡馬場就是最有力的佐證。

趙家灣古建筑群是唐太倍、唐敏春家的私宅,建筑規模宏大,占地面積5000多平方米,由50多座獨立房屋組成。建筑群整齊成正字型排列,藍瓦青墻,飛檐翹角,雕龍畫鳳,精美絕倫。房屋有跑馬樓,觀望臺和“貓眼”,它既是湘南無與倫比的民間建筑的精品,也是一個人工筑就的軍事城堡。那天然合一的正屋建有天井、砌有照墻,那精雕細鑿的的照墻中央書寫著“福”“碌”“壽”“喜”四字。那美倫美幻的天井鋪就的青石雕刻著龍鳳圖案。它是零陵繼干巖頭周家大院的又一文化瑰寶、民間藝術殿堂,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和歷史價值。。

說到那個唐敏春,還有一段傳奇故事,民國初年的唐敏春割據大慶坪、水口山、西頭、石巖頭等很遠的地盤。在解放前,他是一個遠近聞名的人物,湖廣一帶的土匪是從不敢在他的地盤上有半點胡思亂想。

唐敏春曾是零陵鎮守使劉建藩手下的一員愛兵和親信,因頭腦靈活、做戰勇敢,頗受劉建藩賞識和提攜。在護法戰爭中,劉建藩通電全國。衡、永獨立后,南北戰爭爆發,劉建藩為了留一條后路密令唐敏春帶著幾個親信和大批槍支彈藥回到趙家灣,唐敏春就沿襲古屋的基礎上建了軍事城堡。南北戰爭后,劉建藩所部戰敗后撤,他在撤退途中不幸犧牲。唐敏春獲得消息后,如喪考妣,披麻戴孝,痛哭流涕。后來,譚延闿來到零陵,唐敏春就一直把譚延闿追隨,并唯譚延闿馬首是瞻。

民國八年,譚延闿從桂林由黃白寶鄉翻山越嶺抵達趙家灣,唐敏春親抬八乘大轎恭候。譚延闿善騎術,當他看到趙家灣都是馬匹作為負載運輸的工具時,他要唐敏春修建一個跑馬場,他說山野高川,騎兵才是最有效的殺敵力量。唐敏春唯唯諾聲按譚延闿的指令在趙家灣以西的田洞里修筑了一個偌大的跑馬場,譚延闿親自任教官訓練。那時這遠在深山的小小趙家灣可謂是人歡馬叫、盛況空前。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唐太倍、唐敏春早已不在人世,他們的私宅解放后一一分給了村民,唐太倍、唐敏春他們那段曾輝煌的歲月也被湮沒在歷史塵埃,這山中的小村重又恢復往昔的寧靜。 但那清朝民國的古老建筑群雖經幾百年的風雨剝蝕,除了那屋檐上生了老藤,長了苔癬, 依舊那樣精神。而那當年的拴馬石樁和跑馬場的遺跡猶在訴說著那烽火歲月的流年往事。

趙家灣這個神秘而美麗的村莊,它是老天珍藏在山中一顆美麗的珍珠,無論是過去現在它總熠熠生輝。趙家灣,它是上帝遺落在人間的美玉,時光再怎樣流去,它都價值連城。(作者:南津渡辦事處唐高翔)

相關閱讀

圖文推薦

要聞關注

特別推薦

綜治聯播

黑龙江快乐十分号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