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湘綜治網 > 政法園地 > 文苑藝海 > 正文
用繡花精神做調解工作
發布時間:2018-09-26 15:48:05 編輯:陳義

“喂,小鄧!胡某已經按你們雙方的調解意見準備好8.8萬元,你明天到法庭來簽署調解協議吧。”

“好,我明天上午來。”

6月28日晚上10點12分,鄧某終于接通了電話,并答應第二天來法庭簽調解文書,我也如釋重負,這個棘手的離婚案件終于要調解好了。

2017年6月,鄧某因意外失去一對尚未出生的雙胞胎,之后性情大變,精神反復無常,整晚不睡覺并要求在外工作的丈夫胡某陪她聊天,被拒后就以離婚相威脅,甚至以死相逼。胡某及其家人多次送她去醫院治療,均被鄧某拒絕。今年6月初,胡某不堪其擾到法庭來起訴離婚。

立案時,為全面掌握案情,我耐心聽取胡某的意見,了解雙方離婚的原因。后在傳喚鄧某到法庭來領取訴訟文書時,鄧某以患有精神病為由,拒絕簽收文書;當我要求她提供相關病情證明時,她閃爍其詞并拒絕提供病例單和檢查結果,還再三要求法庭撤銷“錯誤”受理的案件。后來又接觸了幾次,我感覺鄧某不對勁。

為進一步了解情況,我又實地走訪,發現鄧某父母常年在外務工,家里只有一個說的上話的姐夫王某在鎮上做生意。我又找王某了解情況,原來,胡某、鄧某結婚后感情一般,特別是流產后,鄧某性情大變,導致夫妻感情逐漸破裂,兩人鬧離婚因鄧某要求胡某賠償20萬元未果而來到法院。

摸清雙方的分歧后,我決定從鄧某“下手”,以王某為突破口,并聯系鄧某的父母一起做鄧某的思想工作,慢慢的鄧某態度有所改變。

后來,鄧某向法庭申請對自己做精神病鑒定,為穩定鄧某的情緒,我同意了該申請。結合鄧某提供的鑒定資料和門診病例單等,我還對她服用的常用藥用途和單價在網絡上查詢,預估她一年維持治療的費用。

另一方面,我又有針對性地做胡某的思想工作,就這樣,通過持續多日的單方調解,多方調解,雙方基本達成一致離婚意向,胡某還同意支付8.8萬元治療費給鄧某。

本以為案件就這樣圓滿結束,誰知到簽調解協議的時候,鄧某的電話一直無法接通。我又多次微信聯系鄧某、要求王某幫忙聯系等等,均沒有音訊。找不到人,前面的所有工作都將白費,后來的這段日子,每天上班、下班,只要有空我就電話、微信聯系鄧某,直到出現文章開頭那一幕。(作者:衡南縣人民法院李易達、周亞平)

相關閱讀

圖文推薦

要聞關注

特別推薦

綜治聯播

黑龙江快乐十分号码遗漏